今天早上,我先去蒙藏文化中心看了西藏的攝影展,

蒙藏文化中心在師大附近的青田街,

歐,那是一個非常神奇的地方,感覺是個高級住宅區,

卻坐落著一棟擁有藏族房屋特色的一棟建築,

這地方一樣掛滿著經幡。



攝影展的作品並沒有很讓我驚豔,

唯一我覺得驚豔的是一幅下雪的照片,

能夠剛好拍到下雪的雪絲,然後還有剛好走出戶外的藏人,

真的很棒!!



蒙藏文化中心挺神奇的,

還有一個圖書館,也有一些免費的刊物可以拿,

之前聽說還可以在這邊學藏語,

可是工作人員說缺課的太多就沒有開了。


離開了這個地方,

我做了公車到了中正紀念堂去,

在那剛被換過的"自由廣場"下面,

坐著剩下不到五人的野草莓,

而在圍牆邊的,就是靜坐的藏人。

null
(正下方就是野草莓,畫面左邊圍牆前面的就是藏人)

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交流,

走了過去之後,有個藏人拿了傳單給我,

上面說明了他們在這邊靜坐的原因,

他們都是拿合法的護照進來的,

(上面是寫說舉債使用India or Nepal的護照近來台灣的)

他們不想被遣返,因為一旦回去可能面對的是牢獄之災,

更不幸的如果被遣返到西藏,那可能就會喪失生命了。


文宣上寫,目前國際上對於流亡海外的藏胞是視為

International Refugees,而要處理難民的主要原則是不予遣返,

但在台灣卻還沒有這樣的法規來保護這些國際難民,

目前的處理的方式是遣返西藏或是護照持有國。


所以他們希望能在台灣活下去,這是他們的故事。





於是在一群藏人的前方,我投下了一百元的捐獻,

我還沒走到募款箱,就已經有人跟我說謝謝了,

錢捐出去之後,我對著他們大喊

" Freedom Tibet !! " (真是不成句子的句子@@)

"Free Tibet !! "

"加油加油!"

我雙手合十對他們大喊,

然後我就轉身走了。



往野草莓的方向走,

但我卻沒有跟他們對話,

我腦中想起的是他們在寒風中弱小無力的"謝謝",

還有在碩大的廣場靜坐的人群顯得渺小。



我難過的濕了眼眶,

好久好久。



我怕台灣有一天會走到這樣的地步,

我們必須坐在紐約時代廣場,

靜坐抗議中共的鎮壓,前面放著募款箱,

而我們那弱小的力量卻在寬闊的廣場上顯得微不足道。



那是一股沈重的悲痛。


我們是同類,但我們的政府卻這樣的對他們,

而對中國政府低頭,卻不知道如果這樣下去,

我們總有一天會遭遇到跟西藏一樣的處境。




在客運從台北回到彰化的路上,

我想起這個場景好幾次,



幾次都鼻酸。






創作者介紹

非常"破批西"

pro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