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在這個學校放假的方式有點不太一樣,
他們採取的是大週的方式,就是兩個星期變成一個大週,
上課十天放假四天,因為在山上交通不是很方便,
於是就採取了這樣的方式。
因此其實這個週末是要上課的,但因為這兩天都是期末表演,
所以就沒有上課了。

在他們教學區的中庭擺了一些攤位:

IMGP9624.JPG
(這是他們的美食社(?),自己種菜,然後採收,然後教煮飯歐!!
上面貼了很多他們活動的照片,這組照片拍得很不錯,
是一個老師幫他們拍的。)

IMGP9627.JPG
另一個攤位則是詩簽傳情,還有夢想中的詩歌節的攤位
是他們上一個星期所辦的活動,這裡新來的國文老師
(成大中文95畢業,正在念電影所的劇本組,才女一個)
在這裡把不知道是哪一年在成大成功湖畔的詩簽傳情
(我沒印象,可能還在我宅的年代),搬來了這邊,
下方的粘著鈕扣的信封,購買的方式是挑選鈕扣,
而在信封的裡面有印一首詩,很有趣,也很有氣質。

而上面那個夢想中的詩歌節的書,
是他們上中文課學生的作品,老師帶著他們念詩,
帶著他們抄詩,帶著他們修改文字,一個個從沒有碰過詩的小朋友,
就這樣的寫出一首首的新詩,有人說”我都看不懂詩,可是我好喜歡夏宇”,
“我覺得辛波絲卡根本是神。””他怎麼能這樣寫詩?”
“太難了拉,我要放棄拉。” 說完的隔天就交了一首詩出來。

他們真的喜歡詩嗎?他們真的喜歡中文課嗎?
我想答案一定是是的,他們能體會到詩的美,詩的意境,
而不是死背那些這首詩有可能被拿出來考的一切一切。

在這裡,老師要是上課上得不好,學生是可以不來上課的,
如果都沒學生喜歡你上課,表示就是你的問題了,
待在這裡的老師,要接受非常非常大的挑戰。

IMGP9629.JPG

這是他們的一個學生樂團,已經出了一張唱片了歐,
主唱是黃迦,他們的校歌是”吸到煙,就罵幹”
http://www.wretch.cc/blog/ridetowhere/30104&tpage=1
上面link可以聽。

以下是歌詞:

「吸到煙就罵幹
是很不好的習慣

以前住高級飯店
下樓吃BUFFET前我爸
最喜歡點煙拉屎
現在沒錢全家出國」

校歌,是校歌耶!哪一個學校的校歌是這樣的阿!!

早上參觀了他們的教學區,
他們是一棟兩層樓的教室,中間有個小花園,有種一些東西,
有視聽室(設備很讚),有很大的地板教室,幾乎都是木頭地板的教室。

IMGP9641.JPG


還有像這樣的地方,一個open的空間,擺著一個黑板,
幾張椅子,然後就可以上課了,這裡只有70名學生,六個年級,
十幾位老師,所以你可以想見一堂課是如何上課,學生可以六七位吧,
一個老師,因此這樣的上課方式就可以帶給小朋友很多互動的機會,
很多機會發言,很多機會思考。

 

另外這是一個攝影展,上面貼的都是人像照片,
如果你要買,付了錢之後他就會在照片上貼上”售出”的字樣。
不過我覺得很厲害的是一個國三的小女生,

 IMGP9642.JPG
這是她的作品,當然還有很多,三張一組的照片,
兩張一組的照片,放在地上與牆壁相接的邊緣的照片,
貼在窗戶最上緣的照片,放在椅子上得照片,
貼上牆壁上,然後用一個咖啡機擋住三張其中一張照片,
她說是故意擋住的。

 


攝影,這樣的作品,
我覺得我看不太懂她要表達的意思,
而她已經具備所有拍攝的技術,
但我想不同的是那內心的東西,那內涵,那知識,還有那想法。

每次看到這樣的照片,都沒辦法引起我的共鳴,
我知道那是另一個世界,而我,走不到那個領域,
可能得讓我讀很多書,不斷的思考,把自己的思想確立之後,
才可能有這樣的深度吧。

我覺得很棒!


創意,在這個學校無所不在,

有一天,一個男孩去買油漆,把他調成秋天的顏色,
然後把教學區二樓的廁所塗滿,他說,他要留住秋天。

(這在普通國中大概會比較進訓導處,然後打一頓在加上請家長來,
然後從此被視為問題學生。)



IMGP9646.JPG
於是,廁所變成這樣樣子,筆觸很粗糙,但有童稚的天真與美。

有想法就可以實現,可以在這裡有空間實現,可以在這裡被允許。

曾經,有一天學生發現碗盤都不見了,
才知道有人把他們拿到小水池上,在水上飄阿飄。
也有一次發現大家的鞋子都少一隻,結果被鎖在教室裡頭,
好像是萬聖節還是耶誕節的玩笑吧!

小玩笑不傷大雅,卻可以讓生活充滿樂趣。
但是玩笑開大了,就不行了。


晚上是第二天的期末發表,

有相聲,有國術,
國術其中有對姊妹打的拳很漂亮,
後來隔天早上碰到他們的媽媽,才知道那叫做梅花拳,
架式必須打得很正的原因是都有對應到穴道。


有歌唱技巧社的發表,大約有十幾個人上台唱歌,
能夠有這樣的舞台,那有那五分鐘的時間能夠上台,
我想對於當事人的成長幫助都頗大….

而今晚的壓軸是戲劇演出 契柯夫的「櫻桃園」


 IMGP9714.JPG
我覺得導演的來頭很大。
Chongtham Jayanta Meetei
印度新德里國立戲劇學院表演碩士。至今參與專業演出超過35齣,
導演過九個作品,曾導演05年新德里國際戲劇節「Meektkup Ama」,
05年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物語的記憶」,05年受邀來台編導演出
「婚姻神話」「祭特洛伊」導演「我要上天的那一晚」,07年「阿濕婆變身祭」

IMGP9707.jpg 
國三生,我覺得扮相很像梁文音,在舞蹈也也有非常傑出的表現。

 IMGP9695.JPG
不知道幾年級,我覺得扮相很像劉若英,非常有氣質。
 IMGP9718.jpg
校長,飾演八十幾歲的老爺爺。

整場戲大約一個半小時,演出水準我覺得跟成大那種外文系戲劇公演的水準差不多,甚至更高,我想跟有一個好的導演有非常大的關係吧。

很羨慕這群學生,有這麼優良的師資,
也羨慕這邊的老師校長能夠參與演出,
對自己的成長也有很大的幫助。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來這邊服務,跟著小朋友一起學習。)

整場劇非常的流暢,
但不太出來有啥瑕疵,除了有時候他們會卡詞,
不過大致上算很棒的,就我這個外行人來看。

在結束之後,他們每個人都發表了一小段感想,
大多數人都說,這部戲實在太難了,這角色實在太難演了,
我沒辦法進入這角色裡面,雖然這麼說,
他們卻在最後的表演跨出了那一步,或深或淺,
都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了成長的痕跡。

他們多大阿,國中生跟高中生耶,
我國中跟高中在幹麼,整天唸書,
然後不思考,不太跟別人互動,沒有接觸藝文的東西,
也就迷迷糊糊讀了資訊系,
現在唸完了碩士對於未來的那條路似乎還是有點朦朧。

這是期末公演,
他們在一個木平台上表演,
但是因為人越來越多,有點坐不下,
而且燈光放置的位置也略嫌狹窄,
因次是平台的擴充成為了這次『追夢人計畫』的內容。

什麼是追夢人?
印象中是一筆七萬元的基金,
在經過校務討論之後,決定拿出來做一個追夢人計畫,
想參加的人必須提出你的夢想,提出你的理由來說服大家,
為甚麼大家要花這筆錢來幫你實現夢想。


最後獲得這次追夢人計畫的是一個高二的學生,
他想要把這個目前我們所坐的木平台擴充,
因為有點小,他想在往外延伸一個4m x 11 m 的平台,
讓大家可以坐在這邊欣賞節目,也可以變成一個獨立的空間,
大家可以在這邊約會,唱歌,發呆,聊天。
在加上他對建築有興趣,所以他也可藉由這次的計畫來學一些設計,
計畫,結構上得事情,我覺得自己動手做比你在課堂上學在多都有用。

沒錯這個夢想獲得了支持,
但是提出其他夢想的人就對這樣的結果感到不滿,
而有意見的人,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與論點,
這些文章都公佈在教學區的中庭上,大家都可以看到,
是一個公開的論述,也可以看到老師的回覆,
我覺得這樣的公開辯論好好,學生也不怕得罪老師,
老師也很直接的回應學生,沒有溝通不良,沒有閉門造車。


我想主要的爭論點是,建構木平台這是算是一個屬於大家的小小夢想,
但其實這件事情可以用學校的行政費去規劃,
而不用動用到追夢人的這筆經費,而轉而去贊助另一個人的夢想。

有些人被質疑自己出來的夢想對於全人有啥幫助,
被質問自己的夢想跟別人的有啥差別,
“到底要怎麼衡量一個夢想?””不同人的夢想是可以比較的嗎?”
“所謂全人的價值是什麼?”

諸如此類的爭論,就貼在一個佈告欄上面,很精彩。

我看到了學生們思想的成熟,論述的過程,思考的過程,
老師的回覆,大家各據一詞的說法,還有這公開的討論,
都非常的令人敬佩。

如果要我來看待這件事情,
我想我會說,一個學生把這樣一個屬於大家的木平台當作夢想,
想要實現,是為了大家好,是為了自己的建築夢想,
但也是因為與這個學校有了歸屬感,所以他才會有這樣的夢想,
不然他的夢想應該是屬於個人的。所以學校該怎麼看待這件事情呢?
一個學生能對學校有認同感,而提出這個夢想,我想,學校應該感到慚愧才是,
要感謝這個同學看到學校的缺點,這件事情,就交給學校來做,由學校內部的經費來支付,但或許可以交給你來執行,而我們就可以省下這追夢人的經費去支持另一個人。


不過我一個外人不方便多說什麼,我只有跟我朋友說我的想法而已。




第三天,
早上參加了國文老師的國文課,但是因為昨天是期末發表,
所以今天校長放了大家一個假,早上沒有幾個學生來上課。
今天要看的文章是 村上春樹的文章,
我就說我不喜歡他的文章,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去解讀,
也不知道他要表達的是什麼,讀起來好無趣,平淡如白開水。

一旁國中女生讀完之後就說了,
這篇文章有幾個重點,然後有哪些意象,有哪些現實與非現實的交錯,
感覺有點相似,又有點不同,一種很神奇的感覺。

聽完我就傻了,歐歐,我真是個文盲。

在國文老師解釋下,原來我一直錯怪村上春樹,
原來他的寫法就是會讓想說的事情在段落之間自己浮現起來,
所以如果跟著他的脈絡去走的話,就會發現他想說的東西,
但我沒辦法發現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帶著成見去看小說。
看書前必須放空,把自己歸零,才能跟著小說的脈絡起伏,
也才能讀到那在段落空白間的秘密。
(對不起,那淡如水的生活對我來說實在太無趣= =,要放空也有一定難度)

今天吃過午餐之後就一起搭了車到豐原火車站,
在車上他們提到了這個學校過去開玩笑的歷史,
有很誇張的潑尿,潑糞,好像最誇張的是動刀子,
他們就在討論弱者該怎麼在這個學校生存,
而學校該不該拿出一些紀律來約束學生,
因為學校只有三大天條:性,暴力,電動。

那開玩笑,欺壓,要到什麼程度,老師該不該介入,
還是該維持叢林法則,讓弱肉強食的事情發生在這個校園?

這是個好問題,也是個應該被嚴肅討論的話題。

我自己的意見是:提早對面社會的現實是好的,出去社會只會更亂,
但我們應該保護弱者,幫助他翻身。




最後,
這是一個充滿活力,創意,與競爭的地方,

要我的小孩到這裡上學嗎?我可能會考慮一下,
現在有想到折衷方案是國高中先照正常管道唸完,
然後在考上大學之後,休學一兩年來這邊唸書,
接受這邊的教育以及文化薰陶,再去念大學。

奇怪,我怎麼會來到這個地方,
朋友總是會在適當的時間跑出來,
然後帶給我一些刺激,帶領我往新的領域,
讓我見識更大的世界。

^^


  

創作者介紹

非常"破批西"

pro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江
  • 一點想法

    我的想法是,開放式教育,開放是他的特點。
    但是所謂的教育,終究是對受教者的一種協助,
    如果教育只是在模擬現實社會,那根本沒有達到所謂「教育」的目的。
    你不能用一種權威式的態度去指導、幫助學生;
    但是用一種平等的態度去做這些事情卻是絕對必要的。
    因為這是讓「開放式教育」還有「放其自生自滅」成為兩件不同事情的關鍵。
    而後者,無疑地是讓「蒼蠅王」的故事在現實情況中上演…。

    但我後來想想,「平等式」的態度及作法當然有被實行中…
    只是這樣子的作法,不可避免的,沒辦法及時地阻止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罷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