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天夢見我們搬進了一個空間,
那裡有兩間單人房,一間裡面有衛浴,另一間沒有,
但通往房間的走道旁有個簡單的白色馬桶跟乳白色洗手臺,
洗手臺的旁邊是一台黑色的直立式鋼琴,樣子很新,不知道常不常被打開來使用?
但這個狹小的空間平常會用遮簾擋住,
通往房間的通道很狹窄,只能容兩個人一起走過還略嫌擁擠。


在走道的另一頭,有一間主臥房,裡面也有衛浴設備,但似乎沒有那麼重要。


聯繫房間的走道上,有一個小儲藏間跟洗衣間,
衣服多的時候,會掛滿整個牆,
曬衣繩會像是蜘蛛網一樣地交錯在任何可以佔據的空間,
有時候甚至連轉身都覺得困難。


裡面瀰漫了濃厚的濕氣還有一點點鹹鹹的味道,連房間的對外窗都小小的,
似乎想要大口呼吸新鮮空氣都不可能,感覺好像在船艙裡。
而光線,也像是被吃掉一樣,只留下淡淡的痕跡。


在走道上發現了一個木梯,要手腳並用的那一種,直直的往上。


從梯子的頂端透露出了光,
爬出了梯子頂端,發現居然是個寬闊的平台,
大概有1.5倍樓下的空間這麼大。


平台全部都是用原木地板鋪成,
長長的木頭全是淡淡的黃色,
還透露著新砍伐的味道。


平台被一整圈的木牆所包圍,木牆上,
是大大的窗戶,但是沒有窗戶,留下了呼吸的空間。
木牆之間,留著大大的門,但,也沒裝門。


於是海洋的氣息在這個平台上,跳舞,穿梭。


門,留下了跳躍的空間,只要縱身就能躍入海洋。
門的外面就是深藍的海洋,是那種要遠離岸邊一段距離才能有的藍色,
從裡面就能一望無際一直到海天交界之處,



就在梯子上來不遠的地方,
有個女孩區身坐在地上,身上穿著鵝黃色的棉質T恤,
下半身是深藍色的棉質長褲,一隻手稱著上半身,
另一隻手在畫畫,頭髮隨著海風的吹拂而飄動著。


"嗨"
"這是哪裡?"
"蘭嶼東清的奶油屋"


往岸上的方向看去,樹立著一跟大大的煙囪,
水泥蓋的,像是糖廠一樣的煙囪,
但是上面有沒有紅白紅白的條紋我倒是看不清楚,
但是沒有在冒煙是確定的。


奶油屋就蓋在煙囪的旁邊,
順著海邊的岩石往海裡蓋,
可能在岩石上也打了樁。


最底層就是房間,離海平面只有一小段距離,
大概是漲潮會剛好淹沒的高度,
上面則是開放式平台,在加上一個大大的木造屋頂。
屋頂是傘狀的,最高的地方離木造地板還有三層樓高呢!



這樣的一棟建築物在蘭嶼的海邊,而我們在這裡。



我想"難怪瀰漫著揮之不去的濕氣阿!"



"你們來的早,這是政府留下來的建築,
現在開放給背包客無償使用,
後面還有很多人等著住進來呢!
房間裡很多之前房客留下的可用物品,所以擠了點。"
在另一邊比較靠近海岸的男孩出了聲音。


原來這是個這樣的地方,
知道了之後,心理清楚了不少。



(夢醒了,請期待破批西繼續做夢)

創作者介紹

非常"破批西"

pro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