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3/6

晚上八點,我在彰化市的Mos burger,
跟PTT上面認識的網友見面,
我只知道他叫做陶艾斯,
想與我合作印度小書的文字。

四五天前,我把我寫得兩篇文章交給他,
跟他說,我想縮短文章,前一天,
他把文章交給我,我用下午的時間把文章印出來,
躺在床上認真的看了自己的文字,
發現自己給他的文章非常的不完全,
不只如此,連文章的結構與敘述都非常的糟糕,
但是令我意外的,是他的修改也非常的粗糙。

「到底他有怎樣的能耐?」

我先打電話給他,跟他說酬勞我想等到文章完成之後再給他。
我怕他很弱,或是連他修改完的東西我都不想放進去。

一直到見了面。

他對於文字的敏感度,還有對於人心的理解,非常的強勁。

我這個人,就像是躺在手術台上的病人一樣,
任由他的解剖,唯一不同的,是我仍然清醒。


我的文字,太表面,沒有重心,
看完之後,只會有一個感覺:「哦。」
非常的沒有存在感,若是對於文字也不敏感的人,
看完之後只會忽略他,不留下一點點的痕跡。

但是他像是外科醫生一樣,
慢慢的解開了我的心房與防衛,直指我的內心。


如利刃般切入,而我,如湧泉般地一直湧出,
那是我不曾認識的自己,脆弱而孤單。


原來我都一樣,自以為去了什樣地方,
就能有什麼樣的成長,其實我一直都一樣。

我很開心自己終於被懂得人看穿了自己。

一是壓抑。

「你好壓抑。聽你說話跟文字就知道了」

小時候的教育與生活方式,
我被教導著你只能那樣做與這樣做,
你只能認真念讀努力升學而必須放棄所有才藝。

我在優秀哥哥的陰影下長大,從上國中開始,
升學主義更助長了這樣的陰影,一直到我考上大學。

之後的考上研究所也有些許的解脫,
但我一直避免走跟我哥哥相同的道路,
因為我知道我根本比不過他,
於是到今天,我一直走在與我們家庭預設的道路外頭。

我一直想證明我可以走出另一片天空。
雖然是逃避,但只能這樣微小的證明自己吧。



二是處事方式。

我總是預設立場的與別人相處,
不只用有色眼鏡看著對方,自行決定對方的評價,
也對於自己的定位以及態度有著固執的堅持。

在遇見她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不行,
雖然是想試試看的,但是卻沒有決心。

雖然讓我出走的理由很爛很爛,
但是那是導火線,引爆了整個我。

而經過了這些日子,一年多了,
我還是這樣的我。



還好我堅持把自己的東西整理出來,
把明信片當作試金石,
把小攝影集當作主菜。

用做書的規格去做這本小書,
我需要文字編輯,中英文對照,
朋友的推薦序,影像編輯,
書籍包裝,與行銷。


很慶幸在第一步就遇見了這樣的人,
原來,自己總是用那樣膚淺的邏輯去思考,



從印度漂流回來的價值,
一直到現在才展現了出來。



「這是一趟自我挖掘的旅程。」


我想這本書可以感動很多人,
因為它已經感動了我。

因為它讓我看見了

人的距離,心的距離,
隔閡,成見,



貧窮。
創作者介紹

非常"破批西"

pro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oppy
  • Hello,我回來了。
    三月的西湖真的很美,照片很難敘述一切。
    看到你這篇文章,有好些部分真是心有戚戚焉。
    看來,印度小書進度頗為順利,期待看到成品,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