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先建議每個人都能親自的走一趟...

今天從民權大龍街口搭了636公車,

新莊的馬路真的很小條,而且中間還有正在蓋捷運的工地,

也佔了一條線道的寬度,所以兩邊的道路空間又更小了。


(636公車,人很少,還坐過頭...XD)

坐了大概四五十分鐘吧,終於到了傳說中的樂生療養院,

問了檳榔攤老闆才知道該怎麼走,

因為大門口的已經被工地圍起來了,所以有點難發現,

912的抗爭就是在這裡發生的,政府派了兩百名警察來維護工程的進行,

因此也跟學生爆發了許多的衝突。

道路的右邊,就是捷運機房的工地,

很大很大,可能有兩個800m的操場大吧,

然後用工地柵欄圍起來,上面還有紅色的警示燈。



而道路左邊就是新院區,果然蓋得感覺很舒適,

不過我們沒有走過去,就直接往上走了,

不過恰好看到院區的車子剛好出來,看起來像救護車@@。


(迴龍院區 樂生療養院)

(樂生院的車子)

首先看到的是他們的大禮堂,

(阿伯再跟東海&慈濟的學生聊天)

(上面那個就是講故事的阿伯,下面那個就是我們先遇到的阿伯)

(寫著活動的黑板就放在大禮堂外面,不過這星期沒有活動。)

在禮堂的外面,遇到了他們的阿伯,帶著"漢生人權"的帽子,

坐著電動代步車,眼睛不知道為甚麼紅紅的,



"你好"<--這是國語

"we dwow we 來"<---這是台語

親切的阿伯親切的跟我們聊起了天,

為我們為何而來,為甚麼想來,

"因為我之前有參加過遊行,就一直很想到這個地方來。"

"那些人是誰阿?" "有一些來自東海還有慈濟大學的同學"

我們走進了大禮堂, 左邊掛著樂生院很久以前泛黃的照片

而那群學生在搬著桌子椅子....

我們看了看之後就要去逛別的地方,

不過這時候慈濟的老師就叫住我們,

叫我們一起進來吃飯,因為很不好意思就一直推託

一直到最後老師跟我們說 便當一個50元

我們才放心的坐下....


(沒照到慈濟的老師..)

其他還有四桌的同學,也是一起吃便當,

吃便當的過程中跟老師聊了很多,

也跟有兩個是日本人但是來台灣唸書的日本人一起吃飯,

他們的中文都很好,而所有的同學都聽的懂日語,

所以他們幾乎都是用日語說話... = =||

(東海的好像是日本語文學系...)

日本人來台灣唸書,他們每個星期都來,都來樂生院住一天在走,

已經跟老人們打成一片了,而他們研究主要不是樂生院的歷史,

而是這群老人們自己身上的歷史,而台灣最珍貴的歷史,

就在他們這群人的身上,甚至是親眼看過228發生。


吃完飯了,他們就開始他們的分享活動,

每一桌都會派一個同學起來報告他們今天早上活動的結果...

包括:

他們去新的大樓,問那些已經搬過去的人

為甚麼要搬過去,當然這些人和原地續住的人應該可以說是對立的,

彼此不了解對方的想法,

新大樓的居民覺得:這裡又新,生活費又可以領的比較多,

每天大家可以在交誼廳一起吃便當,這樣多熱鬧....

為甚麼那些人不過來呢?

而原地續住的居民就覺得:希望留在原地,

畢竟這邊的環境比較適合居住,像三合院的老房子,

而且空氣也是自然風,比起冷氣的風健康多了。


訪問了林雀阿嘛,

問他們當初是怎麼抗爭的...

(....忘了)



然後等大家發表完,一個阿伯(叩桑 可能是邱先生吧)就講故事給我們聽,


(講故事的阿伯)

說痲瘋病是什麼,為甚麼會有樂生院的誕生。

訴說他們怎麼抵抗那些病魔,如何面對外面的人的歧視眼光,

三年前是如何開始抗爭,有多少的年輕學子在他們的背後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

三年前,是一群學者跟老師帶領他們,他們才剛開始抗爭的,

與其說是因為學者開始抗爭的,不如說,他們已經沒有力氣可以跟搏鬥了。

七八十歲的人,要怎麼走上街頭,弄清楚那些惱人的法規,

日正當中的年輕人才有這個力量,漸漸的告訴他們應該擁有的權利,

而不是任人欺負。因此有了415樂生大遊行,也有了許許多多的抗爭,

讓他們的聲音被更多人聽見,讓他們的故事被許多人看見。


而這群年輕人剛來到這個院區的時候,是如何被拒絕在門外,

一次一次的來訪,證明他們跟其他人不一樣,

終於慢慢的打開了樂生院老人們囚錮的心靈,

一直到今天,樂生院永遠敞開著大們歡迎每個人的到訪。


這中間有多少人為樂生院老人們付出,

他們都很感動,沒有這些人,沒有這三年的抗爭,

這個抗爭不知道能走多遠,而捷運與樂生的纏鬥也不到何時會劃下句點。


法國肯為了一顆老樹而延後捷運通車十幾年,

多少國家為了保護珍貴的資產,而把國家重大建設繞道而行,

台灣不能嗎?

(寫到後來變成本人感想文...)


結束了這場心得發表會之後,緊接著的是青年樂生聯盟的副會長(?)

(一個講話相當柔軟的女生,但是可以看得出來相當幹練。)

來跟我們說明接下來他們辦活動的目的。

他們再辦什麼活動呢? 他們讓許多當地國小的小朋友來這邊學才藝,

不管是吉他,熱舞,武術....為的是凝聚社區的力量,以及取得社區認同,

因為他們調查發現,樂生院的存在對於當地居民而言,

是不痛不養的,而他們之前跟一些當地的國小老師聊過,

發現當地的小孩大多屬於家境較困難,或是單親家庭,

而他們在週末通常沒有娛樂(?),

所以樂生聯盟希望藉由辦這樣的活動,讓大家能夠更認識樂生院,

把人潮吸引進來,把他變成一個社區公園,把他變成社區民眾一個很親近的地方。


(說故事的青年樂生聯盟副會長)

解說完畢之後我們就幫忙把桌椅收一收,然後去逛逛樂生院的其他地方,

(右邊就是我們把桌椅收起來的地方)

(從外面看)
我們看到了塵封已久沒在使用的天主堂,看到許多幾十年的老榕樹,

(天主堂外面已經長滿了雜草,但是建築相當特別。)

(樂生裡面也有醫院,不過現在都移到新院區了)

(樂生的鍋爐室)

(樂生廚房的牌子,應該已經棄置很久了)

(院區內的建築,不知道為甚麼窗戶要釘起來)

(有著ㄓ字型的屋頂的建築)

(原來是院區內的合作社)

(很諷刺的捷運牌子)

好像回到了鄉下阿嘛家,大樹下的簡單平矮的平房,人類安靜的與大自然共存。



途中又遇到日本人與東海慈濟的學生,說要泡咖啡給我們喝,

於是我們就跟著他們到一個平房,

泡咖啡給我們喝的阿伯,我在網路上看過他,

最大的特徵是手掌沒有力量,五根手指頭應該是沒有辦法施力的,

他只能用手掌工作,但他還是很熱情的泡咖啡給我們喝。


小小的房間內擺了兩座卡啦ok的獎盃,牆壁上還貼了一張得獎獎狀。

他們生活得很快樂,每天和遠道而來的朋友們泡茶聊天,

唱卡啦ok,在大樹下乘涼。


(唱卡啦ok的大家)


(老舊的電線杆)

(大樹下老舊的消防栓)

(樂生醫院的長廊1)

(樂生醫院的長廊2)


走了,我們打算離開這個地方,

在大禮堂前面遇到了講故事的阿伯,

跟他道謝因為他請我們吃便當,

他身上感覺有說不完的故事,有珍貴的歷史。

又跟我們聊了很久,我們才往回走。




才沒走多久,他又趕上來送我們出去,

一直到了大門口(已經被捷運局圍起來的工地了)

還跟我們說要去哪邊坐公車,他才回樂生院。



大馬路旁,矮小的身軀跟電動代步車的身影,

底下是鋪著鋼板的地面,身旁是高聳冷冰的施工圍欄...

這樣的衝突,有深深的無奈與辛酸。


(巨大工地的左後方就是樂生院區)

其實我沒有預料到會遇到這些人,能夠聽到這些故事,

我也以為這週末沒有活動的,但是,

能夠意外的遇到這些人,我覺得很開心。



雖然意外是美麗的,但卻遇見沈重的事情。



==
如果你有看完這文章,那我真的感謝你,
希望能喚醒大家的一點點社會覺醒。

其實我也只是去一次而已,也不保證我會一直的關心下去,
但是這個故事需要給更多人知道....

創作者介紹

非常"破批西"

pro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