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看見學長早上五點還站在他的畫布面前,雙眼通紅但是意志卻是亢奮的,
我的世界彷彿被打開一般,原來人可以這樣活著。」 --楊宇帆,75年次。

前情提要:
這天和鳳梨王子在台南的Iris' Tower Hostel碰面,
其實是因為有位男子漢「師瑞德」(被我取了一個英文名字 Thread, 有唸資工的才會懂)
正在進行兩個專案的採訪計畫:「男子漢島內移民」、「男子漢做自己」
阿破正好榮幸的入選在「島內移民」的計畫裡,因此在雲林相遇,
後來剛好阿破來到台南,就跟著Thread一起和這些感人的故事們相遇。
(其實我是要偷學他的採訪技巧)

故事開始:

宇帆是個道地的台南人,跟我的大學同學波啦一樣,
從國中、高中、大學,全部在範圍500公尺以內,
不過波啦念完了大學,但是宇帆卻沒把大學念完,
在成大會計的正妹堆裡(誤),他迷惑了。

高中老師總是說:「上了大學就有美好的前途」,
但在這小小的500公尺裡,宇帆卻看不到人生的可能性,
他覺得人生好像沒有突破(該不會是吃育樂街吃到煩了吧?),
於是,大二就計劃性的被退學。

宇帆:「當我接到退學通知單的時候,我還是嚇了一跳」,
雖然心理有準備了,但是真正面對的時候,他還是很驚訝。
老爸問他接下來怎麼打算,「我想去台北」這個答案就跟大多數的人一樣,

台北是個實現夢想的王國、一個打破現狀的代名詞。

準備重考的時間不多,但是卻很幸運的考上台灣藝術大學,
當時,他連板橋在哪邊都不知道。

他終於到了台北....

念書的時候,因為跟搞藝術的學長住在一起,

常常遇見不同的朋友,他說:「我陪學長撐到了凌晨五點多太陽都出來,兩個人都幾乎累垮一起進房間睡覺,而我九點多十點醒來,卻發現他雙眼通紅佈滿血絲,身旁的煙灰缸早已爆炸,空的啤酒瓶又增加不少,手上刁著菸站在畫布前面看著,他就是那樣凝視著那幅畫,他的時間仿佛靜止著,這世界唯一還在活動的,或許就只剩那嘴裡吐出的煙霧吧。 那個當下的畫面,對我造成很大的衝擊,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他才驚覺:「原來人也可以這樣為了信念而活著。」

一年多後,他又離開了北藝大,兩次唸的大學,都沒畢業,但是加起來,也有四年了。
第一次,是遇到了人生困境而離開校園,
第二次,是遇見了社會廣大的可能性,有些種子在他心裡種下,離開時,心裡更篤定了一些。

他去了澳洲打工度假、泰國旅行,在回到清邁的火車上昏昏沉沉,
心中卻有一幅畫面浮現著:「小時候在鳳梨田裡跟阿公一起工作的樣子。」

或許是土地在招喚他,終於,他回到了那塊荒廢十多年的土地上,
開始種植他的金鑽鳳梨,明年,我們就能看到他種植出來的熱血了。

(成大有機認證,目前為轉型期,目前沒有銷售管道,到時候還請各位朋友多多幫忙)



----------------------
圖/文 陳柏銓(阿破)
圖文未經許可禁止私自拷貝擷取使用,如需轉錄請著名來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非常"破批西"

pro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